新闻中心

杏宇注册登录:古乐新声悠远传(华音环洋)

2022-12-14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登录杏宇平台注册:古乐新声长传(华音环洋)

古乐新声悠远传(华音环洋)

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诗歌唱《渔翁调》。

古乐出海

这首夜曲闻到柳树,谁负担不起故乡的感觉。在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的一个展厅里,张贴着一个从美国带回来的美国华人题词。

2013年春节期间,中国古乐团前往美国许多地方进行文化表演。第一站是洛杉矶。当编钟悠扬的声音响起时,首席歌手霍坤开始用清脆的声音唱出阳关三叠高亢优美的旋律。当他唱完这首古歌时,一位美国华人已经泪流满面了。

霍先生,谢谢!谢谢你!我的家乡就在甘肃省阳关市附近,但我从未去过那里。我在那里看到了一些旧照片。在你的歌声中,我听到了那里的荒凉和英雄主义,感受到了我祖先的喜怒哀乐。他用英语和不熟练的普通话激动地说,然后泼墨,写下这个标题,给中国古代乐团的演员。

那一刻,霍坤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他现在是团长,已经加入中国古乐团20年了。虽然是‘古’乐团,但一切都要从‘新’开始。霍坤说,其他乐团可以拿出乐器,打开乐谱

在舞台上表演,我们呢?乐器和文物不能移动,必须自己复制和开发。音乐分散在各种古籍中,必须自己找到,有时阅读10多本古籍来确定一首古歌。寻找找找到,但也必须把宫殿、商业、角落、郑、羽毛,翻译成音阶1(Do)、2(Re)、3(Mi)、5(So)、6(La),上手演奏才好。

曾经,为了确定宋词唱《念奴娇》·霍坤去日本东京大学图书馆网站寻找保存在国外的中国历史资料;为了唱《阳关三叠》的苍凉豪迈,他特意跑到甘肃阳关遗址,望远望远。霍坤说:当呼啸的北风从我耳边吹来时,我似乎跨越了时空,与诗人王伟产生了共鸣。

音乐本来就是放松的事,大费周章是什么?

河南博物院院长马晓林解释了成立中国古代乐团的初衷:我们希望文物‘活着’,展览‘动着’。让游客不仅可以观看,还可以倾听历史。

经过20多年不变的初衷和对古代音乐和乐器的不断追求,中国古代音乐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探索和演奏近200首古代音乐,并访问了10多个国家的50多场演出。

音乐是文明中非常聪明、可亲可感的一部分。我们的初衷是以音乐的形式激发中国观众对中国历史的兴趣,但我们没想到会在国外获得大量的粉丝。霍坤说,虽然大多数外国观众不懂中文,但他们会发现他们几乎都能感受到古代音乐所表达的情感。这也是一种文化和情感的交流。

音乐考古

瑟在中国早就失传了,你怎么证明这种恢复的乐器就是瑟?

2014年,中国古乐团参观了韩国国立国乐院的演出。专门为古瑟演奏的袁佳音,抱着自己精心制作的瑟,以一首歌《楚歌》震惊了四个人。但随后,有人质疑。

袁佳音在舞台上惊呆了。她十多年来努力工作的记忆在她的脑海中涌动。那些埋头于古书中努力学习的日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以恢复古瑟,思考演奏古瑟的技巧。

当古乐团只有七个人的时候,袁佳音加入了进来。为了尽快复活古乐器和古乐,七个人一个人负责一件乐器。袁佳音从小就被安排负责古瑟。

在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访问美国交流演出期间,观众正在体验古代乐器。

古瑟看起来像古筝,看起来只有一排钢琴代码和几根弦,但事实上,技术和音色是不同的,我们必须从头开始思考。古瑟已经失踪很长一段时间了。袁佳音把自己埋在古籍里,和小组里找到的熟练工匠一起,试着做古瑟,然后做一点调音。

袁佳音跳出回忆,平静地面对质疑。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玩。PPT,从古籍、壁画、出土文物到瑟弦、瑟码、瑟身,向观众展示古瑟的依据和复制过程。

等她说完,一位80多岁的韩国老太太颤抖着站起来,高兴地用韩语说。通过翻译,袁佳音意识到这位老太太是一个音乐家庭。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听到她的家人演奏了中国古代的祖先,但她的演奏技巧已经失去了。老太太说,她今天能听到熟悉的旋律,特别兴奋。

你只会玩,但你不会玩!你必须说出真相,人们才能相信。袁佳音几乎参加了中国古代乐团之前的海外表演。古代乐器和古代音乐本身很容易吸引每个人的兴趣和问题。袁佳音说,如果你只能演奏,不了解来源、变化、生产和创作,就很容易被问及。

我们的工作是恢复的,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是开创性的。我们恢复的许多古代乐器是中国最早或更早恢复的。我们的工作是否严格将对后来者产生影响。马晓林说,古代乐团对世界的影响更大,与中国文化的外部传播有关。因此,我们的表演者也必须是严格的学者。

据统计,中国古乐团自成立以来,已复制和恢复了30多种古乐器,发掘和演奏了近200首古曲。乐团演员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出版了10多篇作品和CD。

古与新交响

2018年后,严文涛于2018年加入了中国古乐团。当时,他是团里最年轻的,但乐团把最古老的乐器交给了他。我一进来,组长就给了我一本《贾湖骨笛》。这是博物馆自己编辑的专业,有400多页。严文涛告诉记者。

贾湖骨笛出土于河南省舞阳县贾湖遗址,是中国最早的实物乐器,至今已有8000多年的历史。

书难啃,晏文涛迎难而上,在专家的指导下,复制了自己的第一根骨笛。当遥远苍茫的声音从骨笛中传出时,晏文涛兴奋地流下了眼泪。

这是印在教科书上的文化瑰宝!他用自己的骨笛磨练演奏技巧,探索古曲古调,迅速成长为古乐团的骨笛演奏骨干。

为什么要给年轻人贾湖骨笛这样的古乐器,堪称镇馆之宝?

唐代乐舞俑,河南博物院华夏古乐团,服装修复重建。

严文涛反映了古代和新的结合。我们的工作是考古学,但我一直认为我们的古代乐团也有创新基因。霍坤说,用音乐展示历史本身就是一种创新思维,它一直伴随着乐团的成长。古代和新的是辩证的。中国古代乐团在古代和新的结合中不断前进。

近年来,中国古乐团以古乐的创新表达和传播为重点,开展了一系列有效的实践。他们恢复开发的贾湖骨笛,出现在《国宝》、《中国考古大会》等节目中;在河南电视台2021春节晚会上,中国古乐团演奏了《牧羊歌》、《欢乐颂》等熟悉的歌曲;古乐团还用古乐器移植改编,演奏世界名曲、影视音乐、游戏音乐等,给观众带来新的视听体验。

此外,华夏古乐团还承担了华夏古乐数字传播与应用等国家文化科技创新项目,在数字传播与应用上进行了多次尝试。比如乐吟元夕-2022年中国古乐专题音乐会通过网络直播,让更多网友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云古乐厅为古音乐插上云翅膀……在技术的加持下,中国古乐新声传播得更加悠远。作者:毕京津 (本文由河南博物院提供)

相关标签: 杏宇注册登录

本文由杏宇平台-杏宇注册共创美好未来!编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 http://yokyaw.org/news/53.html

搜索